一介書生

【cp本命图文堆放】畫畫,磕cp,讀書,看戲觀劇。浪子三唱,不唱悲歌。人間若有不平事,縱酒揮刀斬人頭。

【亚梅】四次魔杖没有实现愿望,一次它成功了

好思路好视角,特别有趣。

Air spirit:

*亚瑟的剑✖️梅林的魔杖


*又名博物馆奇妙夜【不


*本文纯属虚构。文中提到展品并不真实。【严肃脸


*@纤影临水 @二瑟餐盘里的鲑鱼煜🐟 ,祝高三顺利~ε-(´∀`; )




*****

大英博物馆M1011号展品有个朴素的愿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展柜。


是的,就是那种亮晶晶,四周由玻璃围成,头顶有柔和白光打下的那种独立展柜。至少也不是像现在这样可怜地躺在角落,身边环绕着其他奇奇怪怪、与自己根本格格不入的东西,在人流量最大的时候都鲜少有人肯在它的面前停留。它不该处在这样的境地。这不对。


它可是大名鼎鼎的法师梅林用过的魔杖啊。


它曾静静躺在梅林狭小的床下,清晰地听见头顶年轻人安稳的呼吸声;也曾感受着法师掌心的温热,与他共同战于沙场。它了解那位传奇人物的一切,现在却憋屈地躺在现代麻瓜博物馆的角落里,这不公平。拥有一个独立展柜,接受万人瞩目,这是它最起码应有的待遇。可是看看那群愚蠢的管理员给它安排的位置!魔杖很不开心。而这一不开心就是几十年——直到那个黄昏的到来。





那时已是闭馆后的最后一圈巡视,偏偏在最后闹出了点幺蛾子——两位工作人员在魔杖拥挤的小展柜前停下了脚步。


“嘿,这家伙是个什么玩意儿?”


工作人员的脸逆着光模糊不清。但是魔杖还是敏锐地从他的语气里读出了不友善。果不其然。“破树枝?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们的博物馆里?”


你才破树枝!你全家都是破树枝!


破树枝……啊不是,魔杖先生被气得全身颤抖,恨不得当场跳起来给他施一个猪头咒。但是几千年的修养还是让它选择了忍辱负重。还好另一个声音拯救了它。


“我们的博物馆不会放这么随意的东西在这里啦……你看展牌,上面写的是'发掘于格拉斯顿堡——梅林法师的魔杖'诶。”另一个较为温和的声音认真地读出魔杖从没细看过的,放在它脚下的小牌子。“但确实的,它可能不太适合这个现代展厅。”


“切。谁相信魔法。”前一位工作人员脾气还是不好,冷嘲热讽的语气让魔杖自动脑补出它见过的马槽里面的马鼻孔对着它的情景。“挪到儿童展区差不多。”


“……放到古英国文化区吧。”后一位管理员扶着玻璃,认真思索了半天答道。“这样的展品我们应该可以做主。”







在被包在红绒布中捧到A展厅之前魔杖的心情都无比低落。直到它看清楚眼前的是什么——展馆中央的,正是两个闪闪发光的,魔杖期待中的大展柜啊!


但是展柜中并非空无一物。一个展柜中红色丝绒托起的是一柄剑。剑身已是锈迹斑驳,只依稀的见当年的锋利。至于剑柄也到处是因泥土剥蚀而形成的黑色印迹,只有偶尔从某个特定角度才能看出锈蚀下的金光闪闪,令人一眼看出其主当年必是不同寻常之人。至于另一个,那是一个小巧精致的皇冠,镶嵌着华丽的宝石,一看便是雍容华贵,不可高攀。


哦天哪,这真是再完美不过的展柜了。自己肯定不是放置在皇冠旁边,不过跟一柄脏兮兮的剑在一起它也认了!魔杖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头脑,晕乎乎地看着自己不断接近着那个展柜,剔透的玻璃不断向它靠近,靠近……


然后它被塞进后面的长展柜里,正对着展厅中央的大展柜。
???【魔杖问号.jpg.】


“这样差不多了。”管理员满意地拍拍手,转身离开展厅。徒留魔杖一棍愣愣地看着展厅上方锃亮的几个大字——古英国秘史。


呵呵。


好想把自己撅断呢。


“嘿,嘿!”大门一关上魔杖就听见身边传来一声欢快的呼唤。虽然身为魔杖有了自己的思考能力这件事本就不正常,但魔杖还是被吓了一跳,直到它发现声音的出处——一个陶瓷小碗。


“你是我们至今为止第一个新来者!”小碗激动地摇来摇去,搞得魔杖一度担心它会不会从展台上滚下去。还好一旁的锁子甲伸过来帮了忙。


“抱歉,我们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高汶有点激动。”锁子甲颇为歉意地向魔杖道歉。魔杖脑子忽然短了路。高汶?
“我是骑士高汶用过的碗!他最喜欢的一只陶瓷碗!”小碗继续激动地大叫道。“它是帕西瓦尔的锁子甲——在这里我们都用主人的名字互相称呼!那边是莱昂的头盔!兰斯洛特的手套!”


魔杖依着高汶——姑且这么称呼好了——的指示,果然看到了一个锈迹斑斑的头盔和一副破旧的手套,正礼貌地冲它打着招呼。


“我们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来吧新成员!欢迎来到我们的展厅!”


小碗继续快乐地尖叫,魔杖脑子一抽,淳朴的愿望脱口而出——


“那我想要中间的那个大展柜。”


“……来人啊!紧急集合!有文物要谋害国王啦!”


“……说好的愿望呢???”








****


“我是梅林的魔杖。”


费了牛劲儿才把紧张的文物们抚慰下来,魔杖有些不好意思地自我介绍,结果换回的是一阵迷之沉默。它紧张地看着面前的古董们,觉得自己简直要嗖嗖地掉木屑了。“有问题吗?梅林就是那位有名的大法师……”


“我们都认识梅林。”少了两只胳膊的锁子甲慢慢开口,其他的展品们也都凑过来纷纷附和。“但我们从没听说过他有一根魔杖……梅林是亚瑟王的男仆,不是吗?他不会魔法。”




陶瓷小碗现在也充满同情地安慰魔杖。“虽然你好像不是真的文物,但没关系,在博物馆躺久了谁是文物都已经真假难辨了,你完全可以安心地住下……”


“不不,我们说的就是一个人。”魔杖有些哭笑不得地给这些千年前就被埋入地下的老古董们解释。“梅林就是法师,只是他一直没让你们知道。”


“它说的没错。”一直没吱声的手套忽然开了口。“梅林的确会魔法。我在我的主人身边看过许多次。”


哦。是的。兰斯洛特。魔杖稍微宽了点儿心。他是少有的几个知晓梅林秘密的人。他的遗物说出来的话其他家伙应该相信了。


“怪不得王国后来通过了魔法修正案。”头盔也发表起见解来。“我之前还一直疑惑这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来着。”


“可是我们一直不知道!这样来说我们岂不是被瞒了好久?亏我还一直很喜欢盛梅林做的饭!”小碗不满地抱怨起来,头盔莱昂看起来也有些失落。“不过他也在欺骗亚瑟王?我还相信他们之间是绝对的信任……”


“他们就是。莱昂。”


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蓦然响起,在展厅中不亚于一声惊雷。先前还在叽叽喳喳的展品们瞬间安静下来,恭恭敬敬地一齐转向魔杖先前看到的展柜方向。


“我的主人在离开前便已知晓梅林法师的秘密。但他并未有任何不满。我相信他们一直都是最紧密的一对。至死如此。”


古剑早已不知何时听到了它们的谈话,此时终于忍不住发声。魔杖有些不知所措,脱口而出一个蠢得不行的问题。
“你就是亚瑟的剑?”


“事实如此。但我只是王平日不离身的随身配剑,并非龙息之剑。故一直颇为愧对所处之位。”不知是不是错觉,魔杖总觉得剑刃的光暗了暗。这让它突然对剑有了丝丝好感——毕竟主人是那样骄横的王,作为随身配剑居然这般谦虚到底是有点不可思议的。


“你配得上这样的地位。”一个柔和的女声响起,魔杖梅林这才注意到与亚瑟配剑遥遥相对的另外一个展柜。“那是格温女王的皇冠。”高汶碗悄悄地为魔杖解释。“但是她平时不太开口。毕竟她有她的地位。”


魔杖觉得心中蓦地升腾起某种莫名的疼痛——它相信这种疼痛绝非空穴来风。它与主人间一直有着某种的联系。也许这感觉也是它的主人,那位伟大的法师,也曾有过的绝望。


“可是我的朋友,你真的是梅林的遗物吗?”见配剑亚瑟沉默不语,王冠善解人意地询问起似乎被冷落的魔杖。“可是你为何又沦落成为如此模样?……”


一语惊醒梦中棍啊。


还沉浸在古老回忆中的魔杖突然知道了自己不受待见的原因——瞧瞧它现在的样子。它偷偷地看了看高汶碗锃亮的表面。那上面倒映出来的分明只是根破破烂烂的树枝。没有宝石。没有魔法。它突然有些感激管理员的大恩大德没有把它扔出去沦为垃圾焚烧厂烟囱中的一缕青烟。


“既然你有魔法,那为什么不把自己弄得漂亮一点?”王冠格温继续耐心地询问。魔杖对着屋顶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如果它有的话——“我早已经失去魔法了。……而且,要是我真的可以使用魔法,为什么不给自己弄个中央展柜?


……开玩笑的。别看我了。莱昂。”






***

“我是梅林从湖底精灵索菲亚手中夺取的魔杖。”魔杖有些犹豫地解释自己的来历。它不确定自己有说故事的才能,但是身边骑士们的遗物确实都颇感兴趣地凑了过来。魔杖梅林偷偷瞧了一眼中央的展柜,发现亚瑟也在认真地听,于是稍稍放大了声音。


“但自从跟随了我的主人,我便已忠心不二。我当初也不是现在这般落魄模样。最起码……我还带着一颗宝石。那颗宝石的魔力巨大,梅林携着我们一道参与了各种战争。如虎添翼。这其中……也包括亚瑟王离去的那场。


我跟随我的主人。我见过他欢天喜地地奔回来就为了藏一条亚瑟用不了的腰带,也见过他满面愁云为了亚瑟的命运而担忧。我一直伴他左右,可是他却狠心抛弃了我。”


高汶碗发出一声短短的惊呼,但随即被配剑亚瑟严厉的剑光一闪马上老老实实地向帕西锁子甲里躲了躲。魔杖梅林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它只想简洁地把百年里的这点儿破事说完。


“我的主人在送走了亚瑟王后变得沉默不语。他握着我走过山川流水,别人都以为他是个迟暮老人,我却知道在无人之时他从未间断的倾诉。那是超越了岁月与空间的痛苦。他发了疯一样地回忆与亚瑟王之间的点点滴滴,他们所有的争吵和甜蜜。他会高声怒吼着咒骂苍天,也会低声下气苦苦祈求上帝让亚瑟王归来——总而言之,他像疯了一样。白天他仍是那位沉默寡言的老人,但在夜里他却只是一个苦苦思念爱人的恋人。我看着这一切。却无能为力。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对我,这个全无生命的魔杖进行倾诉。也许是因为在时间的流逝中只有我是唯一陪伴在他身边,令他能够找回昔日回忆之物。但不管怎样,我为我的主人感到痛心。他可以永生。但却决定用这无限的光阴去等待一个注定不归的人。这不值得。


我看他走过无数条路,却没有一条带他找到那个人。于是他绝望了。他带着我来到阿瓦隆,对着雾气笼罩的湖面凝视良久,最终将我折成两段,投入湖中。之后我便不知他的下落。我猜他是伤透了心,不想再见他寄托了多年情感的我。”


魔杖噤声不语。其它展品也不敢插话。短暂的沉思后魔杖重新开口,但这次只对准了配剑一物。


“你也如我对于梅林一般伴于亚瑟左右,了解他胜过任何人。请你告诉我,我的主人,他的等待,到底值不值得?”


“亲爱的梅林,你完全不必怀疑我们的王与你的主人间的深情厚意。”王冠格温抢先开口,似乎还夹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妙感情。“我们与主人心意相通。我相信我的主人也深知他们二位的深情。我曾在她无声的回忆时感受到多次的心碎。……”


魔杖梅林不做回答,仍只是紧紧盯住亚瑟。女王的角度固然重要,它却只想得到亚瑟直接的回答。这意义重大。


还好亚瑟并没有瑟缩什么。


“我们的主人深深相爱。无可置疑。”


配剑亚瑟低沉的声音此刻格外庄重。魔杖梅林觉得自己突然放下了心。“我不敢多言他们二位之事。但我见过亚瑟王无数次在梅林法师身后露出的笑容,还有他为了每个接近梅林的人的醋意熏天。他曾在梅林不在的夜晚烦躁地叨念无数遍为何自己不是个普通人,这样就能与所爱之人厮守一生。我跟随他见过各色人等,但我可以保证只有在梅林面前,他才是真正的亚瑟·彭德拉根。


你主人的等待绝不是毫无价值。等到我的主人归来的那一天,他会知道这所有的一切。我不敢说这就能弥补他所受的痛苦,但足以抵消掉他的遗憾。”


魔杖梅林从没有听过这么认真的承诺。它猜梅林本人也没有。这让它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许应该道谢?或者……?


于是魔杖那不知从哪里来的脑子又抽了一遍。


“所以为了补偿我,你愿意把展柜让给我吗?”






**

“我不知道你对展柜有什么执念。”配剑亚瑟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瞪着不远处的小树枝了。不管怎么说,对这种话的回答绝对不该是这样吧……“但是如果你真的这么在意的话,我乐意让出这个位置。”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怜的魔杖梅林完全忘了之前的种种愤慨,窘得几乎把自己点燃。“我只是对于这么久以来被忽视很不开心,但绝对不是想篡你的位……”


“我知道。”


配剑少见的闪起金光——这是皇室遗物开心的典型表现。“就像你的主人一样,对吗?亚瑟王也经常愧疚对梅林太过忽视。……但他从来拉不下脸面去说。我不会犯这个毛病的,梅林。如果可能的话,我随时欢迎你来我的展柜。我们可以好好聊一聊。你和你的主人一样,非常可爱。”


……




——被文物发了狗粮怎么办?在线等!急!


——无解。别忘了你也是个文物。同类之间总是有这样的打击的。要习惯。






从此一柄剑和一根魔杖就过上了它们的主人没过上的没羞没臊没下限的生活……才怪。


魔杖梅林很快发现了配剑亚瑟本质仍旧和主人一样恶劣,它们每天都要进行“来我的展柜玩”“我不能动!”“那真可惜呵呵呵”之类的例行对话,每次都能成功升级为一整夜的吵架。从展柜吵到各自的主人再到展柜。在场的文物们纷纷表示这场景似曾相识但不想经历,身为文物寿命也要被折损掉几十年。连王冠格温都放下矜持哀求魔杖去它的展柜省的它和配剑为了让对方听见自己的声音吼得全博都震颤,然并卵。文物不能动。主观意愿再强烈也不行。



每次与亚瑟争吵占下风的时候梅林都无比想念它的宝石。有了它它起码还能施点儿小法,少说也能去亚瑟的展柜糊它一身泥巴。


M1011号展品依然没有实现愿望。








*

“兰斯洛特的手套,莱昂的头盔,帕瓦的锁子甲……天哪,还有高汶最宝贝的陶瓷碗!”


魔杖是听到一声极其轻柔的笑声时醒来的。


为了晚上和配剑有精神吵架,它向来选择白天深度睡眠。但最近却怎么都睡不着——亚瑟也是。他们在一次例行的争吵中同时停下,彼此都感到一阵不寻常的波动。那时它们便明白有什么发生了。但具体是什么,谁都不敢把那个大胆的猜测说出口。


“我当初可没少给这只碗盛过饭菜。没想到他们连这个也挖出来了……你不得不承认,现代人还是有点本事的。对吗?”


说话的人越走越近。


于是千年后,魔杖终于重新见到了他的主人。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年轻的面孔,熟悉而陌生。仍然是浓密微微蜷曲的黑发,也仍然是漂亮的灰蓝色眼睛。可是现在的这张脸上再也不见当初被命运阴云所笼罩的焦虑与不安,取而代之的是对生活最大限度的满足,连那双眼睛——魔杖头一次意识到自己主人的眼睛里可以容得下那么多的快乐。


“我的魔杖。”


年轻人漂亮修长的手透过玻璃,毫不费力地将他旧日的伙伴抓入手中。魔杖看见他身后走过来的另一个人。金发蓝眸,一如千年前他身披铠甲和披风时的模样。


“你的魔杖?”听见梅林低低的惊呼,亚瑟不由皱起眉。“怎么成了这样。……?”


“我把它毁了。”梅林言简意赅。亚瑟没有追问,只是静静凝望爱人的侧脸,最后伸手搂住梅林的肩。


“我觉得我们该给它一个补偿。所有我们丢下的家伙都应该有一份补偿。你说呢。”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类的命运转折都发生在黄昏。反正文物是的。


大英博物馆古英国文化展区的文物们在一个黄昏迎来一位新伙伴。从此过上成天吃狗粮的生活。也同样是在一个黄昏,它们的主人回到了它们身边,将它们带到与冷冰冰的展馆丝毫不同的,一个普通的英国家庭。一对相爱的情侣。两个终成眷属的人。


魔杖终于有了自己的大展柜,就在梅林的书房。但美中不足的是——亚瑟坚持要把它和配剑摆在一起。它们仍然会吵架,但总算不会吼到房子都颤动了。


魔杖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它曾经镶嵌过的那颗宝石,没有宝石,它总觉得自己仍不是梅林合格的魔杖。虽然后者不使用它已经许多年。不过这唯一一份担心也在看见两位主人紧握的双手时消失殆尽。——在二人的无名指上,宝石正在戒指上散发着温柔的光。


皆大欢喜。






fin.






作者又特么说话啦ヽ(;▽;)ノ:


咳咳赶在开学前给大家发(劣质)粮,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吧已经有好多宝宝上学了吧(._.)本来想昨天晚上就打完的懒癌晚期看样子是治不了了……


逛博物馆逛多了的奇怪产物,蛤蛤我没毛病吖【滑稽


以及我会填坑……再烂也会填的你们信我【真诚脸















评论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