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書生

【cp本命图文堆放】畫畫,磕cp,讀書,看戲觀劇。浪子三唱,不唱悲歌。人間若有不平事,縱酒揮刀斬人頭。

【楚传三人组】七夕

我觉得三人组闯江湖那会绝对无比好玩

2排13号:

#友情向


“什么时候来的?”


暴雨方停,连素来肆无忌惮的尘土也沉寂下去,服帖的被冲走。夏日里本该肆溢的草木香总算是有了出头的时候。


草木香,这实在是再熟悉不过的味道。


收起了满脸应酬商贾的微醺模样,打开窗子问向外头,就好似外面有人一样。外面确实有人,一个不该在今日在此地的人。


但当话音落了,风都止了,也没有人出现。


不,不止一个该是两个。


“你们再不进来,我便一个人把酒喝了。”


气定神闲的揭开了泥封,酒香溢满了屋子,然后从窗子飘出去,清脆的流水响起,然后在水声结束之前,手中的壶也没了,杯子也没了。


两个大男人忽然出现在了一屋子。


花蝴蝶一口闷完杯子里的酒后喊着酒壶就吸,上好的花雕就如同白水一样被灌了下去咕噜咕噜。楚留香接着被他随手丢开的杯子,安安妥妥的放在了桌上。


“今天你身上没有郁金香的味道。”


“因为我今天不是楚留香。”


“你虽没了郁金香,但你仍是楚留香。”


“我仍是楚留香,但旁人那我可以不是楚留香。”


为了掩盖身份,倒是将那身洗都洗不掉的花香去了,显然,这两个男人并不是专门过来的。


“嘿,老姬,你是不是在想我们肯定不是专门来看你的?”花疯子喝干了壶里的酒,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醉态,反倒是那双猫一样的大眼睛,瞪得愈发圆,那里头的精光愈发亮。


“总归不至于为了戏弄我,把楚留香洗了层皮褪了香。”


“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们就是专门来找你的!”


……然后为了让我猜不到,你就把楚留香洗了?


这确实是令人震惊的,比起震惊更多的是无奈,而花疯子享受的便是自己这样的无奈,正如自己乐意逗他,他也总喜欢弄些无伤大雅却又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来折腾人。


楚留香已经开始坐下吃菜了,大口大口的,面带微笑但却又似乎置身于阴云之中,连空气都凝固。


长叹一声,无视了花疯子的幸灾乐祸,拍了拍楚留香的肩。


“你……受苦了。”


不爱洗澡的人把一个人反复在水里洗掉了一层皮,若是旁人这么干,那约莫是有仇。但这两个人是胡铁花和楚留香,这至多也不过是说明……楚留香大概也想搞事情吧。


“我确实没想到你会陪他胡闹。”擦了手,开始吃菜,挑着花疯子最喜欢吃的那几样。


“什么叫胡闹!楚留香!你来说!”胡铁花的动作相当迅速,在两个人同时的放任下,他的手中多了一个盘子,而自己的筷子前方突然空了出来。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


“老姬,今天是乞巧的日子。”


“是女人乞巧的日子。”


“所以我们不乞巧”


“乞巧的日子不乞巧?”


“乞巧的日子不乞巧。”


“而楚留香竟是不留香了。”


“蝶雁为双翼花香满人,没了双翼怎么香?”


“单飞着香。”当最后一口菜入了口,桌子已经被掀了,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花疯子掀桌子了。


“老姬!今晚你要是不跟我出去玩!我就真的在你家放火了!”


…………


乞巧的日子不乞巧,盗帅也不留香,只是蝶雁双翼又齐了,花香再满人间。


“老姬,你还记得不”


“什么?”


“刚出师门那会,我们还没出名的时候”


“嗯?”


“楚留香一身香,咱俩染了味,总有姑娘们当咱夜夜笙歌呢”


胡铁花话音没落,楚留香的脸却已经黑了。


七夕啊……

评论

热度(48)

  1. 一介書生2排13号 转载了此文字
    我觉得三人组闯江湖那会绝对无比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