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書生

【cp本命图文堆放】畫畫,磕cp,讀書,看戲觀劇。浪子三唱,不唱悲歌。人間若有不平事,縱酒揮刀斬人頭。

非常不成熟的immortal读后感

非常荣幸能看到 @人止 的作品,您的作品非常精彩美妙。
最喜爱的是最后邓布利多和新生们在小船上举着魔杖荧光闪烁的场景。
太美了。
————————————————



















1.内容——他们的过去与交织的现在

纽特带回格林德沃的加密日记求助邓布利多破解。进入双线叙事。

隐者:邓布利多拜访巴希达家——邓布利多回霍格沃兹任教

命运之轮: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初次书信往来——邓布利多教授变形术

格林德沃梦魇纠缠——邓布利多昏迷醒来收到纽特的婚礼邀请

恋人:盖勒特·爬窗王·格林德沃与邓布利多在乌漆嘛黑但有一丝光亮的夜晚相遇——邓布利多参加纽特婚礼

那个夏日及其研究死亡圣器——继续纠缠并且十分美味

月亮:邓布利多教授查夜与魔镜前的自我审视(单线)

塔:关于厄里斯墨镜的讨论、未来的承诺与染血的不告而别——邓布利多探视格林德沃得到提示及其他

倒吊人:格林德沃的礼物——邓布利多解咒

格林德沃跳窗而入,以魔杖照明——邓布利多迎接新生,教导他们第一个咒语“荧光闪烁”

2.物件与意象

日记是迈向过往的通道。

镜子是自我的映射。

在对过往的回忆中审视自己,这两个物件选的真妙。

我对GGAD的理解还是倾向于最初某种程度的盲目的爱,在此不述。本子里邓布利多说“那一定是未来”时,他一定从盲目与怀疑探寻中走向了坚定。

镜子或者更准确讲是魔镜的意象的另一妙处就是它是作者对GGAD的理解的缩影,采取了一种具象化的方式。我的理解是所谓盖勒特是阿不思的魔镜,是因为邓布利多是被格林德沃所体现的那种姿态所吸引,而那也是他当时十分向往又难以得到的一种生活方式,这在某种程度上(我个人理解的话是很大程度)点燃了他心里的那团火。

3.荧光闪烁——我死我生

最让我惊讶感慨的构思便是贯穿整个解咒故事的答案:荧光闪烁,这也是我认为全书最巧最美的一处构思。

邓布利多的爱情,新生与死亡都离不开“荧光闪烁”。

他第一次看到攀窗而来的格林德沃便是在魔杖的光芒中,那是他爱情序幕的第一个咒语。而这场爱情贯彻他生命的始终,他无数次的死亡与新生都与此密不可分。

邓布利多是个经历无数次涅槃的奇人。阿利安娜的死、与格林德沃的决战、在霍格沃兹的执教生涯、与伏地魔周旋战斗……这本书选择的是前三件事。我所体会到的新生的“荧光闪烁”,便是在结尾邓布利多教新生该咒语的场景。教育是个奇妙的过程,师者望着学生与教材,往往能看见自己,尤其当他无比热爱自己的领域与学生时。我总觉得是霍格沃兹的教学生涯给了邓布利多某种意义上的救赎,这真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

“想一段美好的回忆”邓布利多又相信爱了,真好。

“荧光闪烁”与邓布利多的死亡是原著我最喜欢的一段,另外全校举起魔杖光芒万丈为邓校哀悼的场景是我最喜欢的HP电影场景之一。这是他的死也是他的生,每到这一段我老想起一句王家卫电影台词——“希望你像我一样,拼一口气,点一盏灯,要知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灯就有人。”

有灯就有人。

路莫斯

嗯说到王家卫,“见自我,见天地,见众生”老邓也是最终达到了。伟大的灵魂总是有相似之处。

但他的自我是与格林德沃及其他们的爱情密切相关的。这是他们自己的史诗。

——————————
可以说是读罢涕零不知所云了。

评论

热度(15)